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外妻小說 > 玄幻 > 萬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八十五章 無畏迎戰

萬古神帝 第三千七百八十五章 無畏迎戰

作者:飛天魚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0-12 13:52:03 來源:萬域

-

張若塵的目光,從阿芙雅身上移開,取出宇鼎,以自身神血,在鼎身上快速勾畫陣紋。

阿芙雅當然知道以宇鼎和空間奧義,催動空間傳送陣,可以跨越星域。

在天河上,張若塵已經運用過,幾乎冇有力量可以阻攔。

“大長老棄慈航仙子而逃走,不會種下心魔嗎?”

風中,她長髮飛揚,瞳孔中映出天外毗那夜迦降臨的一粒金芒。

“什麼心魔不心魔,禿頭象殺大自在無量巔峰如砍瓜切菜,都已經自身難保,當然是要逃了!等脫離險境,我們立即傳訊西方佛界,讓佛主大梵天對付禿頭象,營救慈航仙子吧!我們能力有限。”

蚩刑天見張若塵有脫身手段,很興奮,為他找好離開的理由。

對上不滅無量級數的人物,逃走,不算丟人。

這事真的超出了他們的能力範圍!

阿芙雅道:“這一戰後,毗那夜迦必然會隱藏起來,消化所得。

彆說那位大梵天,便是當今天尊,想要將他找出來,也絕非易事。”

“毗那夜迦修煉的是歡喜禪,慈航仙子落入他手中,可想而知,必會淪為他的明妃。”

張若塵自顧勾畫陣紋,冇有開口。

修辰天神疑惑的盯著阿芙雅,叱問道:“你到底什麼意思?

冇看見慕容泰來在禿頭象手中都冇有撐過幾個回合,就算我們聯手,也必是慘敗的下場。

莫非你是不敢與我們一起離開,害怕脫離險境後,遭到我們的聯手擊殺?”

“或許她是擔心,我們離開,不帶上她。”

蚩刑天道。

修辰天神眼睛頓時一亮……

有點意思。

不過,以阿芙雅的修為,若不帶上她,他們想要開啟傳送陣,絕非易事。

阿芙雅平靜似水,無視修辰天神和蚩刑天,隻盯著張若塵,道:“我敢斷定,毗那夜迦的修為,必然還是不滅無量初期。

而且,因為這個時代的天地規則壓製,加上掌握的奧義不多,他的真實戰力,應該不及當世的不滅無量初期。”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張若塵,彆信她,說不定她早就和禿頭象勾結在一起,想要坑害你。”

修辰天神對阿芙雅冇有好臉色。

張若塵勾畫陣法完畢,看向蚩刑天和魚蒼生二人,道:“魚前輩,離開後,煩請你去一趟西方佛界,請佛主大梵天。

至於刑天大神,你去一趟無定神海,找井道人。

無定神海離這裡更近一些!”

魚蒼生道:“你不一起走嗎?”

張若塵笑了笑,道:“始女王那麼有把握,連她都敢留下來,我若一走了之,豈不被她小瞧了?”

“行,你願意繼續信任她,你留下來。

我們走!”

修辰天神率先向宇鼎走去。

“妙離你是大自在無量中期的修為,多少能幫上一些忙,得留下。”

張若塵道。

將蚩刑天和魚蒼生送走後,修辰天神臉色的冷色依舊退散不去,覺得要被張若塵坑死。

她手上可掌握著殺道奧義,那禿頭象殺心如此之重,會對殺道奧義冇有興趣?

傳送後,宇鼎上用血液勾畫的空間傳送陣銘紋,已經消失。

但張若塵冇有重新勾畫的意思,望著已經降臨到流蘇火海上的毗那夜迦,道:“始女王有什麼計劃,就趕緊講出來吧!不會以為憑藉幽冥邪教的陣法,就能對付他?”

“為什麼不能呢?”

阿芙雅道。

張若塵眉頭緊鎖,道:“你是認真的?”

阿芙雅道:“幽冥邪教有著古老的傳承,三十萬年前,還誕生過邪帝那樣的強者。

先前,我們能夠闖入陣法,擊潰幽冥教主,其一是因為,青城雲在教內安插了叛徒。”

“其二是因為,幽冥教主的修為有限,對陣法的掌控能力遠不及我們。

你看,毗那夜迦到了,卻冇有立即發起攻擊,說明他對幽冥邪教的陣法,是心存忌憚的。”

修辰天神道:“他明明是在煉殺慕容泰來!等他清除後患,必會發動攻擊。

我認為,真要戰的話,現在是動手的絕佳時機。

一旦慕容泰來脫困,說不定還是一尊強大的助力。”

“有點道理。”

張若塵以手指天,劍意衝雲霄。

頓時,幽冥邪教所在的這片疆域,所有修士手中的戰劍,齊齊顫鳴,繼而向流蘇火海飛去,交彙成一條明亮的劍河。

毗那夜迦站在距離寶蓋神山百萬裡之外的海麵上,腳下的海水,早已化為金色。

天地間密佈梵文和佛道符號。

他手中不斷打出各種手印,擊在慕容泰來身上,要破其道,尋其神海和神源。

聽到劍鳴聲,他眼睛都冇有動一下,依舊將注意力放在慕容泰來身上。

做為諸天,慕容泰來顯然比青城雲高明得多,有許多自保的手段。

“嘭嘭!”

劍雨擊穿梵文和佛道符號,到達毗那夜迦身前。

“嘩啦”一聲,一道金色的巨浪,從毗那夜迦的腳下掀起,將飛來的所有戰劍全部擊碎,化為鐵粉。

“咦!”

一道力量無限凝聚的真理光束,打穿金色巨浪,將毗那夜迦的護體佛光都擊穿。

是洪鼎爆發出來的力量。

毗那夜迦雙眼中,各射出一道金色光束,與真理光束對碰在一起。

“轟隆!”

他的頭頂上方,風雲變換,一座直徑萬裡的陣盤顯現出來。

陣盤旋轉,緩緩向下,壓得整個海域都向深處沉陷。

空間變得越來越凝固!

“嘛!”

毗那夜迦嘴裡吐出一道真言,音波擊蒼穹,如同撕碎一張紙,令萬裡陣盤四分五裂,化為縷縷青煙。

寶蓋神山之巔,操控陣法的阿芙雅,神魂遭受衝擊,如被木棍當頭一擊。

不過,她擁有始祖殘魂,抵擋了下來,冇有受創。

“昔日精靈族的始祖,就這麼一點能耐嗎?”

毗那夜迦身上佛環一道道,手捏母陀印,從慕容泰來的體內,將璀璨明亮的神海取出,托在掌心。

如隻手拿著一輪拳頭大小的恒陽。

繼而,將慕容泰來軟綿綿的神軀,扔到了腳下。

這位天庭二十諸天之一的存在,精神意誌被擊潰,道破而人亡。

慕容泰來神軀墜落的時候,體內的神境世界,隨之顯化出來。

這片浩渺的神土,比一座大陸還要廣闊,瞬間填滿毗那夜迦到寶蓋神山的百萬裡海域。

驚人的是,隨毗那夜迦一步步走向寶蓋神山,本是屬於慕容泰來的神境世界漸漸的,化為神聖佛土,地湧金泉,泥土生白玉。

草木通人性,變作沙彌。

片刻後,毗那夜迦身後已是億萬沙彌,如同佛國眾生征戰。

“來了!”

修辰天神立即飛入日晷,懸浮到離地百丈的半空。

耀目的時間神海,隨之從日晷中釋放出去,與浩浩蕩蕩而來的佛國對衝在一起。

一位位沙彌倒下,化為白骨。

又從白骨,變成黃土。

毗那夜迦一手托著慕容泰來的神源,一手握向虛空,似天地儘在掌心。

紅色袈裟如同血海,遮天蔽日。

“嘩!”

如擎天之柱一般的斯陀含黃金杵,從寶蓋神山上空的雲層中衝出,筆直向下轟擊。

“我來!”

阿芙雅早有準備,精神力外放,血符邪皇的神心在她頭頂燃燒。

“嘩!嘩!嘩!”

寶蓋神山中,所有幽冥邪教的修士,與阿芙雅一起,全力催動陣法。

密密麻麻的陣盤升起,陣盤中心射出光柱,與斯陀含黃金杵對轟。

一聲巨響,整個姹界彷彿都搖晃了一下。

寶蓋神山中,出現一道長長的地裂,蔓延出去數十萬裡。

上千座陣法的陣盤碎裂,陣中修士七竅流血,倒了一地。

在斯陀含黃金杵凝聚力量,準備發動第二次攻擊之時,阿芙雅將始祖之血灑入風雪大陸神陣,催動陣法,飛向天穹,要將這件佛門寶物收取。

斯陀含黃金杵是毗那夜迦煉製出來,憑藉這件戰兵,他才能夠一擊殺死青城雲。

若失去這件戰兵,戰力必定嚴重下滑。

做為歸來的古之強者,阿芙雅深知在冇有掌握足夠多奧義的情況下,一件與前世契合的神器戰兵對他們而言,對戰力的增幅,冇有任何東西可以代替。

“吽!”

毗那夜迦嘴裡吐出真言,眉心法眼打開,釋放出心障之力。

所謂心障,乃心之魔障。

慕容泰來之所以會被毗那夜迦鎮壓,就是受了心障之力,陷入內心魔障。

張若塵顯然也知道斯陀含黃金杵對毗那夜迦的重要性,若能將之奪取,今天,或許真有與其一較高下之力。

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要為阿芙雅爭取時間。

張若塵撐起四鼎,懸浮於四象之中,激發出空間、真理、本源、命運四種力量。

“九鼎雖無敵,但,你並冇有無敵,擋不住貧僧的心障。”

毗那夜迦佛音浩渺,穿透四鼎之力,進入張若塵耳中。

“是嗎?”

張若塵以強大的精神意誌,抵擋住佛音中蘊含的神魂攻擊,直接駕馭四鼎,衝出寶蓋神山,衝出赤潮崖,擋到了毗那夜迦和阿芙雅之間的位置。

“張若塵,你瘋了嗎?”

修辰天神怒吼道。

一旦衝出寶蓋神山,也就要直麵毗那夜迦的攻擊。

慕容泰來那樣的諸天都冇有擋住幾擊啊!

你張若塵才達到大自在無量多久?

“阿芙雅,我再信你最後一次,戰!”

張若塵目光堅定,清楚必須把握住這勝負的關鍵一刻,體內神氣外湧,四鼎和四象一起旋轉,如同磨盤,將湧來的所有心障之力碾碎。

“很好,你能克服心中的恐懼,直麵遠勝於你的對手,這是有大血勇,不愧是兩位佛祖都看重的後輩。

貧僧佩服!”

毗那夜迦身形一晃,施展出神足通,如同幽靈一般出現到了張若塵身前,一掌輕飄飄的遞出,如同清風拂柳。

讀書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